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王中王免费资 > 正文

200亿民资投向书画 赵无极画作半天内转手赚400万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4-14 15:47

  投资艺术品、抱团参与拍卖会,这在温州商人身上并不算新闻,但在眼下民间金融经历阵痛、楼市股市双双进入“冰冻期”的特殊情形下,投向艺术品市场的温州资金正在加速

  “前阵子,我们1000万元买下著名画家赵无极的画作,半天后1400万元卖出去。半天之内赚了400万元,升值空间太高了。”这是开始涉足艺术品的温州投资客刘亦(化名)尝到的甜头。

  此前,在和朋友们讨论下一个投资市场时,刘亦曾提到过艺术品概念,但被施以白眼:“因为高利贷的疯狂回报让大家没兴趣关注这个,艺术品的回报率没有高利贷高。”

  高利贷出现状况之后,投资客们开始寻找其他项目,艺术品便是其中最热门的项目之一,但相较之前,已经不再是转手赚差价那么简单。

  不久前,杭州一家刚成立的艺术品理财机构,其VIP理财金卡的起步门槛为100万元,开门迎客没多久,意向签约就超过了5000多万元,这让该公司负责人大为惊讶,直呼“想不到”。

  “据我所知,目前温州知名艺术品投资者主要有5个人,他们的资金实力在温商里也是比较高的。”刘亦透露,这5位温商转向了艺术品投资,而像这样的小型投资人眼下则更多,他们或抱团出击,或依附于某位行业大鳄,频频出没全国的艺术品投资市场。

  温商近期的收获可谓不小。在2011年浙江西泠春季拍卖会上,我市民企抱团投资一举拿下了6件作品,成交额占该场拍卖会总成交额35%以上,其中《青史香尘》的白玉摆件更是创下了中国玉雕大师作品单件成交历史最高纪录1035万元。6月,在北京九歌春拍上,温商以2500万元购下齐白石《长寿》、徐悲鸿《墨马图》两幅书画。8月22日,由中都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“华盛堂藏品温州专场拍卖会”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落槌,现场成交额约1000万元,其中清代的“玉雕灵芝瑞兽纹摆件”160万元成为当场最高价。

  此外还有温商筹备建立投资基金,试水艺术品证券化。不久前,我市今达集团、锦阳珠宝等10余家民企筹划设立私募基金上海中宝在握艺术品基金,目标正是对准了时下火热的艺术品投资。

  温州市文化传媒协会会长金一群告诉记者,业内资料估算统计,仅书画艺术品投资市场,就有200多亿元温州资金进入。至于吸引资金量更大的珠宝、玉石、古董等艺术品市场有多少温资存在,则没有具体估计。

  “这些人早早地就在为投资艺术品做准备了。”刘亦说,每年的杭州西泠拍卖会,上述5位温商都派人去投拍,最初的投资偏于传统,比如古董一类,后来慢慢转向现代艺术,如徐悲鸿、张大千等近代大师的画作,现在则逐渐转向当代艺术品。

  转向当代艺术品必有不传之秘。一是做当代艺术品不存在真伪问题,比较易于操作;二是范围比较模糊,人为可操作性高。

  “游戏的关键在于,你没办法通过财报衡量是否值得投资,一旦没有专业数据做参考,模糊的地方就有大量赚钱的机会。”刘亦说。

  温州商人投资艺术品市场,并不是倒买倒卖那么简单。“操作方法和股票差不多。”刘亦解释道,“比如有一幅价值1000万元的画,在某个藏家手里,我们把这个产品做个资产包,放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,公众募资买下。两年后拍卖这张画,卖到2000万元,增值的1000万元就是股民的收益,一起分这个钱。”

  像股票一样公开发行,向公共市场集资。刘亦说,“画作价值1000万元,那么就做1000万股,1股1块钱,你可以买1000股、也可以买50万股。”

  这些投资客已经介入到核心环节,他们渐渐地成为了游戏玩法的制定者。至于为何有此权限,刘亦解释说,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刚成立时,最初的几家公司可以向公众募资,其中就有几个温州老板的公司。“他们具备做资产包的权限。”刘亦打了个比方,“就像最初国家放开一个小口子允许民间资本办私人银行,名额很快用完、很快收口,最初拿到名额的人便成为市场的领跑者和规矩的制定人。”

  目前,全国各地正在运营或者筹建的文交所大约有30家,大多数都采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方式,与股票交易类似。

  我国艺术品市场已呈狂飙突进状态。公开数据显示,仅仅在信托领域,我国2011年前三季度共发行艺术品发行规模为410875.5万元,同比增幅高达1319.26%。本月中,北京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,中国著名画家傅抱石作品《毛主席诗意册》,以2.3亿元人民币成交,夜明珠精准四肖三期内创下中国秋拍的最高纪录。上手买家于2006年购入,当时仅需1600万元,短短5年间升值14倍。

  “艺术品市场变得热闹固然是好事,但另一方面其实也很具风险。”我市画家陈国浩告诉记者,艺术品特别是高端艺术品,拍卖炒作成分很大。艺术品估值在中国还未形成体系,股市、楼市不好的时候,大家蜂拥而入,直接催生天价书画、天价玉石,而其他投资渠道行情变好的时候,大庄家套现后退出,尽管画作、玉石的价值还在,但是庄家不炒作了,泡沫掉下去,就开始跌,最终倒霉的还是散户。另一名我市画家刘天安也指出眼下很多温商杀入艺术品市场,这种情况尤其要警惕。

  “这需要一个专业的机构来估值,还需要一个类似于银监会的部门来监管,但是这些都没有。”业内人士同时认为,眼下艺术品估值鉴定也是一个难关,业界尚未有一个公认的、权威客观的艺术品鉴定机构,这不仅让赝品有生存空间,也为特定艺术品未来价值的增长增加了不确定性。

  让风险更为积聚的是,相关机构开始清理温州商人已经根植的各地文交所。11月18日,国务院下发《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》。该《决定》要求,由证监会牵头,建立联席会议机制,清理整顿包括从事产权交易、文化艺术品交易、大宗商品中的远期交易等内容的交易所。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表示,此次清理的界限是“不能做涉及证券、期货属性的交易”,因此文交所不可太过于迷恋艺术品的类证券化交易,而应对自身进行重新定位。

  “应该有清醒的头脑,艺术品固然有投资空间,但绝非危机下民资的安乐窝。”尽管市场上并没有温州资本在艺术品市场的确切份额,但多位采访对象均对“靠炒作大赚一把”发出了预警。